吉州区文山街道思源社区:活动多 居民乐
来源: 中国吉安网—吉安晚报 2017-12-17 08:08:33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
大家开动脑筋,仔细分析谜面,有的冥思苦想,有的相互交流,有时还为不同的答案而争论,不一会儿,墙上的谜面都被猜完了,大家拿着谜面高高兴兴地去领取小礼品。......

原标题:当特朗普遇见摇滚歌手,他们能聊啥?打猎、枪支……还有美女

徐子涵编译

【编者按】

特朗普邀请了二位摇滚歌手去白宫玩,结果这二位直接向纽约时报交了底……

这二位摇滚歌手一位是硬摇滚大亨泰德•纽金特(Ted Nugent),另一位则是音乐风格多变的摇滚奇才基德·洛克(Kid Rock),特朗普入主白宫后邀请了包括两位摇滚“大腕”在内的一行人参观,舆论认为这是他公关战的一部分。

彬彬有礼、思维缜密、敢于对抗传统、对于经典摇滚乐手如数家珍——在泰德眼中的特朗普与那个公众眼里的特朗普可谓大相径庭,他们在白宫聊了啥?从打猎、枪支聊到军事力量以及最高法院的公正度,当然还有漂亮女人。

特朗普和“民间代表”在白宫合影,戴帽子者为二位摇滚歌手。

摇滚歌手对于特朗普的政治作风有什么独特见解呢?特朗普和摇滚乐又能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让我们往下看……以下是4月20日二位摇滚歌手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的实录:

问:所以你们和特朗普怎么能走到一起呢?

答:唐纳德·特朗普联系了萨拉·佩林(Sarah Palin,共和党政客),让她邀请那些——用她自己的话说——重要的人、想在白宫共进晚宴的人和与你有联系的有影响力的人。

所以她打电话告诉我特朗普希望我们到场。我认识一个有飞机的朋友,我们就出发啦。

当然,特朗普的团队在11月8号,也就是我参加完自由山和大急流(Freedom Hill and Grand Rapids)的竞选集会之后,就给我打过电话,邀我在就职典礼上表演。他们觉得摇滚乐很酷,富有独特的生命力,是值得信赖的动力。

我先后在自由山和大急流的竞选集会上和观众心心相印,这些他们都看在眼里,知道我能打动观众。我在说这些的时候都是真心实意的——这都是重要的问题,对于那些追求生活品质、坚信自我价值,渴望家庭、社会、国家有所保障的那些人来说尤为如此。特朗普明白,这才是美国政治的基础——人民监督选举出的政府工作人员,向他们问责。

问:那你们都聊了些什么话题?

答:真是天南海北!有摇滚乐、打猎、枪支、鹿肉,还有能源、边境、军事力量以及最高法院的公正度,以及美味佳肴、漂亮姑娘。你跟我在篝火旁边还能聊别的吗?我们聊的肯定是各种生活经历、生活品质和神秘的有趣的事。

问:他是不是让你大跌眼镜?

答:哦天哪!当然了。我真想让你给基德·洛克打个电话问问。我可得跟你说,聊天开放极了,根本没有人设防,内容实实在在,无拘无束。跟特朗普聊天就像跟我那些玩摇滚的哥们或是打猎的朋友一起出去一样,或者说就像和卡车司机,或是那些认真工作痛快玩耍的牧工、警察和老师出去一样。

他带着我们在白宫里参观了一圈,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这次白宫之旅了。他领我们去了每一间屋子,看了每一幅画,给我们讲了每一张床、每一块大小地毯还有每一块防弹玻璃的事。太棒了!

基德·洛克和特朗普。

问:你有没有感觉他把你和基德·洛克看作联系部分群众的中介?

答:是的——虽然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是为了这个才邀请我的。我们聊到了人口统计以及群众基础的问题,他还说美利坚认真工作痛快玩耍的品格让他产生了共鸣。所以说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都不是绝对的民主党阵营。

这也是我觉得我的作品能在这些州以至于整个美国引起共鸣的原因。我能打动那些合法猎鹿者、步枪协会会员以及坚信自由和枪支权的人让他们投票,因为他们觉得在麦凯恩和罗姆尼时期投票没有意义。但可悲的是这种论断有失妥当,因为他们还是投给了奥巴马。如果你仔细想想,2008到2012年所发生的就是这么多。所以我们让那些窝囊废打包走人了,但特朗普可不是窝囊废。

我再说一个不错的现状,那就是特朗普在撬动杠杆以推翻现有事物。听起来耳熟吗?听起来像一个来自底特律的反兴奋剂、支持执法、支持枪支的嬉皮士吉他手会说出来的话吗?推翻现有事物势在必行,因为现有的事物会毁掉相关的一切。牢牢固化的政治都是猥琐下流的,而今终于有人敢于对此表示不屑了。正是这一点让基德·洛克以及萨拉·佩林产生了共鸣。

问:我不得不说我从没对特朗普的音乐品味产生过好感,他总给我一种忙着做其他事情没工夫听音乐的感觉。

答:你说的对,但是我们没有根据,还言之过早。从来没有人评价或讨论过他的音乐品味。但是天啊,他听过我的歌,也听过基德的歌!我送给他那把签名吉他之后——我买了一把红白蓝三色吉他,基德也在上面签名了——他就开始扫着吉他模仿猫王。这对我来说比礼物还要珍贵。

他还提起了查克·贝里(Chuck Berry)、波·迪德利(Bo Diddley)、小理查德(Little Richard)、杰瑞·李·刘易斯(Jerry Lee Lewis)和猫王(Elvis Presley)。他比我大几年——他今年70岁了——这些人都是底特律音乐绝对的核心,也必须对我和基德的胃口,他知道这一点。我觉得他肯定不会为了在我面前提起波·迪德利而故意查资料。他了解音乐这码事儿,还经常提起它来。

问:我们都知道国家上下意见不一,你越是持支持态度,得到的批评也就越多。这个问题困扰过你吗?

答:个人层面来讲,我没什么感想,不管他们怎么说,我都一笑而过,说我不敢面对草案、性侵儿童、恐同、搞种族主义和性别主义。我是说,他们说的都太离谱了。但是生气归生气,但是对我这样玩摇滚的来说,这些标签还挺有意思的,当然也不够准确、不够诚实。

但是就人类层面或是国家层面来讲,这样的诚信缺乏和仇恨情绪让我痛心。我吃了40年鹿肉,生命就岌岌可危了吗?因为这个就应该把我的家人杀光?有些人跟我说过他们就是这么想的。

你也知道,我不想提罗德尼·金(Rodney King),但是我也有素食的不愿持枪的朋友,你能想到我们在一起都做些什么吗?他们喝啤酒,我喝凡纳斯(Vernors)无酒精姜酒。我们做做音乐、相互打趣、好不快活,一点不愉快都没有。

问:你和基德·洛克要是看到这样的话肯定要怒不可遏了:这些家伙在一个搞种族主义还总招惹是非的总统身上浪费什么时间?

答:这正是我想说的。特朗普不是种族分子,我也不是,萨拉·佩林、基德·洛克更不是。你如果要是在这一点上不同意,你可要摸着良心,拿出些真凭实据来。

所以当他们提出这些控告和谴责时,我可要告诉你:我认识萨拉·佩林很长时间了。我了解基德,也了解特朗普总统。这些批评对我们来说已经无关痛痒了,但是我们为这样的诚信的缺乏伤心。如果我们要来一场论战,双方都要诚实。

问:那天你回来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特朗普可能成为你未来事业上的榜样?

答:我想对所有人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我不对任何事说“不”。我不怀期待,也没有欲求和展望。如果你需要我,我就在这里。

我现在对什么都抱着游戏人生的态度,因为可笑的是,我到了68岁还是精力充沛。我还是要提一下,我一直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人,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但是这个人意趣相投。我知道俄罗斯、美国边境、美国税务局以及朝鲜都发生了什么,也熟知各个会议以及总统的职责。特朗普的确炙手可热,他没有过度表露感情,但是依旧活力四射。他乐观自信、专心致志、思维缜密。他能迅速打断他人说话,也能同样迅速地尊重别人的看法。如果他提出一个问题,他就会退到一边,虚心听取。

这就是他每日与同仁工作的惯用方法。彬彬有礼、关怀备至、灵活变通、团结互助而不失尊重。

想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吗?最重要的就是食物端上来的时候还是热的。要是主菜上的时候已经凉了,我可不喜欢。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